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吃力不讨好!修改昆明大观楼长联的结局都这样,无论高官还是和尚

2022-09-11 10:12:05 2868

摘要:大观楼长联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可以引申、“篡改”一下:楼不在高,有文则名。近代学者认为,“昆明大观楼长联是楹联史上令人瞩目的里程碑”,“创造了楹联结构的完美典型”,标志着楹联足以与诗词曲赋骈文并驾齐驱,争妍媲美。昆明近华...

大观楼长联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可以引申、“篡改”一下:楼不在高,有文则名。

近代学者认为,“昆明大观楼长联是楹联史上令人瞩目的里程碑”,“创造了楹联结构的完美典型”,标志着楹联足以与诗词曲赋骈文并驾齐驱,争妍媲美。

昆明近华浦的大观楼,因为长联,而与有王勃《滕王阁序》的滕王阁、崔灏《黄鹤楼诗》的黄鹤楼以及范仲淹《岳阳楼记》的岳阳楼齐名天下,并称为四大名楼

昆明大观楼远眺

然而,鹳雀楼表示不服!

但是,谁让是诗人王之涣的《登鹳雀楼》是一首五言绝句,全诗才20个字呢?人家崔颢的《黄鹤楼诗》好歹也是七言八句啊!

至于《滕王阁序》、《岳阳楼记》是赋、是记,文字可就多多了。就算大观楼长联,虽然是楹联,也是洋洋洒洒180个字!

鹳雀楼吃亏也没办法了,这里的标准就是字数多!

鹳雀楼

说到字数多,昆明大观楼长联以“长”联的文体出现之后,瞬间名扬南北,当时文人雅士争相传诵,为其气势宏大情景交融对仗工整而倾倒,被誉为“天下第一”。

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孙髯翁的大观楼长联,可不是倚天屠龙剑。

自从长联横空出世之后,自然就有各种不服、各种“不通”的评论。

虽然文人不流行赤膊上阵、挥刀相向,但文人都有一支笔,于是就书写出了大观楼长联背后的各种篡改“趣话”:

比拼者:不就是长么?比你多几个字!

大观楼长联虽然不是因为字数多才有这样的盛誉,但字数多确实是它功成名就的最重要原因之一。

原来对联还可以这样写啊?!不就是字数多么?那就来比拼一下

率先出场的居然是个和尚

而且把比拼的擂台就放在了大观楼所在地:近华浦。

史载:道光初年(1821年之后),净乐和尚捐资在大观楼背后又建起了一座五楹三层的华严阁,并自撰一长联。

长联是这样的:

叠阁凌虚,彩云南现。皇图列千峰拱首,万派朝宗;金碧联辉,山河壮丽。视晴岚掩翠,晓雾含烟。升曙色于丹崖,苍松鹤唳;挂斜阳于青嶂,石厂猿啼。暂息烦襟,凝神雅旷。豁尔讴歌叶韵,风月宜人。性境幽闲,互相唱和,得意时,指点此间真面目。

层楼映水,佛日西悬。帝德容六诏皈心,百蛮顺化;昆华聚秀,宇宙清夷。听梵呗高吟,法音朗诵。笑拈花于鹫岭,理契衣传;侪立雪于少林,道徽钵受。久修净行,释念圆融。历然主伴交承,圣凡泯迹。心源妙湛,回脱根尘,忘机处,发挥这段大光明。

--净乐长联

大观楼背后还有很多这样的阁与馆

这副长联减去4个虚字“于”,它的字数和孙髯翁长联一样,也是180字。

不过要的就是比你多4个字!那怕是没有意义的虚字。

这不知是一种巧合呢,还是作者的一种故意?

这就是大观楼的“净乐长联”。

虽然有比拼的意味,但如此一来,孙髯翁长联也就不孤单了。大观楼更是一时间名声大振,就像今天的各种网红景点、打卡胜地一样。

国庆期间大观楼人流如织

改本者:悠悠我心有谁知?

如果说,净乐和尚还有一番比拼、凑趣的意思的话,站在不同的立场的人,看法、想法就不一样了。比如说:有官家背景的士子。

我们都知道,虽然孙髯翁被誉为清代民间著名学者,但他在科举考试时,因入场搜身,不愿受侮而离去,以后即终身不仕。

因为他爱梅花迎霜傲雪之骨气,自称“万树梅花一布衣”。大观楼长联是他艺术的荟萃,是他世界观的表述,是他性格的写照。

可以说,长联是草根意识,平民视觉

大观楼,专门修建了髯翁亭

这样一来,有官方背景的士子门就觉得,长联虽然不至于惊世骇俗,但还是有点不合时宜。

云南的事、昆明的事,自然是云南人、昆明人更关注一点。

因此,接下来出场的是云南老乡:程含章

既然是老乡,也是因为不愿意太过得罪把长联捧得很高的云南文坛吧,云南景东人、曾任浙江巡抚等职的程含章(?—1832,字月川)还是比较客气的。

他评价孙髯翁长联“才雄气猛,为海内第一杰作”,不过,“惟连用排偶八句,而无虚字跌宕之,又无单句疏畅之,似嫌气滞”,便动手改了一稿。

长联改本收进了《程月川先生遗集》,标题为《修改云南近华浦大观楼长联》。

全文为: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金马,西峙碧鸡,北耸青虹,南翔白鹤。高人韵士,定当击节讴歌。况栏外秋色江声,随地皆诗情画意,更云开雨霁,何时不鱼跃鸢飞。登斯楼也,莫孤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风,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争欲同符天地,至今日离宫别馆,悉化为芳草长林,并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夕照。游于浦者,只剩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一行秋雁,两岸芦花。

--程含章《修改云南近华浦大观楼长联》

大观楼的背面悬挂的楹联,简洁、简短,与正面形成明显差别

改本比原作多了十二字,改动之处颇多,基本上是词语替代性质,主题与基调未变,与原作对比,未见得高明,反倒有一些词句露怯。

但这样一改,言语之间就客气多了、和谐多了。

原来,章巡抚是认为长联“太过标新立异,有违教化不忠于君,不合于时,故改之”啊。

我们可以善意的这样想:

也许在文禁森严的雍乾之际,深谙上意的云南籍巡抚,也是为了保护好容易才聚起来、多年才出一次彩的云南文气?

也许在无人之际,章巡抚会暗自感叹:悠悠我心有谁知

大观楼边的孙髯翁像

窜改者:大师级学者高官因为多事,落得个“不通”的骂名

先说明一下,“窜改”二字在清代是个中性词汇,是改易的意思,不是现在的擅自篡改的意思。

接下来出场的这位人物可是个大人,有清一朝一代大儒、著名学者、书法家阮元。此外,还有另外一个更显赫的身份:道光六年至道光十五年(1826年-1835年)任云贵总督

这位颇多建树、著作等身的大人物,酷爱金石书画,也正是他的慧眼与推崇,才让云南陆良的《爨龙颜碑》名闻天下,改写了书法史,对书法创作产生了巨大影响,也算是对云南文化事业做出巨大贡献的人士。

但就是这位可能是有史以来云南历任最高长官中最有学问的大儒,却在滇人中落个“不通”的骂名。

真不知道是阮大人太多事还是云南人太珍惜好容易昙花一现的孙髯翁?

大观楼牌坊式门楼

阮大人是精通文字训诂音韵学的大师级学者,但作为满清朝廷派驻边疆省份的方面大员,时刻未忘自己的职责所在,看了布衣孙髯翁的长联之后,觉得无论是从学术还是政治方面考量,长联还是要改一改的。

阮大人于是亲自动手。

改后的长联全文为: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凭栏远眺,喜茫茫波浪无边。看东骧金马,西翥碧鸡,北依盘龙,南驯宝象,高人韵士,惜抛流水光阴。趁蟹屿螺洲,衬将起苍崖翠壁,更蘋天苇地,早收回薄雾残霞。莫辜负四围香稻,万顷鸥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爨长蒙酋,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藓迹苔碑,都付与荒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阮元版大观楼长联

大师出手果然不凡!

然而,阮元版长联在云南却受到广泛非议,甚至流传有“韭菜萝卜葱,阮烟袋(阮元字芸台,此为谐音)不通。擅改古人句,笑煞孙髯翁”的谣谚。

作为大师、大儒,这种“不通”的评论真可谓是斯文扫地、打脸啪啪疼啊。

也许,真正让云南人、昆明人看不惯、不爽的是,阮大人不仅篡改长联,而且将孙髯翁长联摘下,将自己篡改后的长联悬挂上大观楼!

这就有点滥用职权了。

插播一句,在近日南诏的发源故地巍山,一座硕果仅存的城门上,好好的挂了几百年的“拱城门”非要去画蛇添足地换成“巍山”两个字,同样是吃力不讨好,后来又换了回来。

大观楼长联

备感委屈的大师,后来还找了另外一位楹联方面的名家,试图以正视听,希望在社会上多少扳回点面子。

这未免更是多事了。

这点上,经常喝得烂醉如泥,却又“醉酒诗百篇”的李白,做的就得人心多了。

李白当年在黄鹤楼看到崔灏的诗,感叹道:“眼前有景道不得,崔灏题诗在前头。”以诗仙之大才读到杰作都有敛手避让的时候。

阮大人不是没文化没知识的官僚,然而他以云贵总督之尊窜改一介布衣孙髯翁的长联,确实有点身份不对等,难道不是多事吗?

难怪会落得这样一个结局。

看看人家,就算是抄袭,但抄出了新意

诙谐模仿者:嬉笑怒骂皆文章

自大观楼长联面世以来,因脍炙人口不胫而走。

但咱老百姓可读不懂那些文绉绉的词藻,理解不了那其中高深的意境,更无力去评价其中的政治影响,就图个乐呵。

于是,在章巡抚、阮大人一本正经,煞有介事修改孙髯翁大观楼长联的同时,也有一些有才华的文人以大观楼长联为模板,形式字数亦步亦趋,风格或庄或谐,甚至有嬉笑怒骂戏仿长联,来讽刺或嘲笑揭露恶人丑事的。

大观楼背后的一馆,“学“要劝,”耕“要催,老百姓很懒?

有一副长联是以抽鸦片烟为题材,全文是:

五百两烟泥,赊来手里,价廉货净,喜洋洋意趣无穷,看粤夸黑土,楚重红瓤,黔尚青崖,滇称白水,估成辨色,不妨清客闲评,趁火旺炉燃,煮就了鱼睛蟹眼,正更长漏永,安排些雪藕冰桃,莫辜负四棱响斗,万字香盘,九节竹枪,三镶玉嘴。

数千金家产,忘却心头,瘾发神疲,叹滚滚钱财何往,想名重神仙,膏珍福寿,种传罂粟,花号芙蓉,倚枕开灯,足尽生平乐事,尽朝呼暮吸,那怕他日烈霜寒,纵妻怨儿啼,都装做天聋地哑,只剩得几寸囚毛,半抽肩膀,两行清涕,一付枯骸。

《联语粹编》的主编倪星垣就这样评点:“此联形容毕肖,工力悉敌,见者莫不称为文坛绝伎,妙语解颐。”

类似的仿作长联还有很多版本,搜集到一起都可以编成一本小册子。

这也许是大观楼长联的另外一个意外之喜,也是老百姓喜闻乐见的吧?

昆明大观楼、大观楼长联背后的故事和趣话还有很多很多。

在游览大观楼,戏海鸥、看长联的同时,了解一下长联背后的这些故事,也是一件开心的事情。

这就是人文旅游的无穷魅力所在。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